首页 > 健康 > 两性 > 正文

男助产士的尴尬:实操课上遭模拟产妇“拒绝”
2015-05-25 16:42:37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0 点击:

22岁的梁越是南方医科大学助产专业大三班仅有的两名男生之一,他在实操课上遭遇过模拟产妇的“拒绝”。

  22岁的梁越是南方医科大学助产专业大三班仅有的两名男生之一,他在实操课上遭遇过模拟产妇的“拒绝”。

  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助产士的专业性和重要性。南方医科大学护理学院第一个成建制毕业的助产本科班学员,即将走上助产专业前台,成为迎接新生命的专业人士。然而,在目前的人力缺口下,温柔助产和急忙产科之间的矛盾如何平衡,这个疑问一直盘旋在刚刚毕业的谢适慧心头。而助产士这个介于医生和护士之间的尴尬存在,其职业前景也引起争议。

  实习助产士的困惑

  已经和大学附属的南方医院签订就业协议的谢适慧,要等到7月份签订劳动合同后才要上班。助产士学习期间,谢适慧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大体解剖,而是学习侧切、缝合时的牛舌。“这是最接近实际的结缔组织了,每次上这堂课,就是快速切开,快速缝合,再切开,再缝合。40多人的一个班级,都是对着牛舌练缝合。”

  谢适慧实习的是一家深圳市的综合医院,整个实习过程下来,谢适慧得出的结论是,分娩是个很自然的过程,助产士能做的大部分工作是陪伴和鼓励。但这些基本的工作,在忙碌的产房里经常被医生、助产士给忽略掉了。年纪轻轻的她,曾经被一位二十七八岁的产妇紧紧握着手,一刻都没能离开。“也曾想过在产房巡视一下,看看情况,但那位产妇请求我不要走,这时我想到的是,产妇在分娩时除了宫缩带来的疼痛,还有恐惧和孤独,与医院产房装修是否豪奢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样的工作做得多了,这个小美女助产士收获到了很多产妇的赞誉。

  “她们会对我说,你真是个天使,谢谢你的鼓励,没你我真的生不出来了。”

  谢适慧常想,在接受教育阶段,助产士被教育的是要多注意人文上的关怀,做好最微不足道但却是产妇最需要的陪伴和鼓励。事实却是,由于多数产科在超负荷运作,20万从业人口的缺乏,使得温柔助产难以实现。“今后真的走上工作岗位了,我究竟该怎么做到温柔助产和急忙产科之间的交融,并找到其中的平衡点呢?”

  教授

  今年毕业的谢适慧,5月16日刚刚完成了护士资格证书的考试。目前的助产士只有在取得护士资格证书一年后,方才够资格考助产士资格证书。然后,就再没有然后了,所有的职业晋升途径,都需要通过护士这条线走。哪怕是业界泰斗、巨擘,助产专业最高的资格证书还是主任护师— 一个护理领域的最高职称。

  南方医科大学护理学院副院长蔡文智已经拿到助产士领域的最高级职称:博导、主任护师、教授。目前带教的博士5名,硕士8人,还兼顾着200-300学时的本科课程,涉及助产基础、儿科基础、精神、母婴保健、高级护理等专业课程。

  每周二上午,蔡文智仍会出半天的助产士门诊,操作胎心监测、基本产检,并为孕妇提供健康咨询、产妇运动指导等。

  现实的尴尬是,即使是像蔡文智这样的专家级助产士,都只是介于医生和护士之间的存在。没有处方权,或者只有限制级的处方权,即使是出门诊也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虽然有自己的专属节日(每年5月5日的国际助产士日),但在国内,助产士没有自己的组织,他们依托于护理学会,职业晋升、专科培养都要依托于护理学专业。

  在我国“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以后,每年大约要增加200万新出生的人口。助产士将迎来一个短缺高峰。好消息是,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开始认识到专业的妇幼保健人员在保障孕期母婴安全、顺利分娩和产后妇幼保健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据悉,国家卫生计生委近期将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做好新形势下的妇幼健康服务,其中包括启动大学本科助产专业招生试点,改革助产士职称评定等措施。

相关热词搜索:助产士 产妇

上一篇:汇润情趣餐厅21日正式营业,G奶乳神潘春春空降助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